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人气推荐
主播太多,宅男不够了…后直播时代网络主播们的“生存之道”
  
  来源: www.familyenglish.cn 点击:846

2014年,网播刚刚在中国扎根。许多人对网络广播没有清晰的理解。直播的内容也主要集中在节目的表演类别,这必然会使人们“特别尊重直播”,甚至与“色情”和“炫耀色相”的印象相联系。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些直播平台通过相对粗俗的内容类型吸引了二、三线城市许多年轻人的青睐和参与,这些平台在直播行业飙升。然而,公众对网播的偏见理解和评价也始于此。

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网络直播在关于“调情”、“粗俗”和“肮脏”的公众意见的争论中慢慢走向了正确的轨道,并在2016年达到了流行的顶峰。

2014年底,直播即将开始,刚刚进入大二的小旭加入了网络主播大军。小旭平时喜欢唱歌。偶然,在被她周围的朋友介绍后,她进入了一家网络主播公司。她看到许多女孩在现场摄像机前唱歌聊天。这很容易,她可以赚零花钱。她认为这很有趣,并认为她能做到。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大学生活中,小旭成为了公司的兼职网络主播。大学毕业后,她没有找到与其专业相关的工作,而是成为了一名全职网络主播。在尝试了几个现场直播平台后,小旭最终成为了明星的主播。

今天,小旭不再与锚公司合作。网络主播已经成为她的个人职业。她的工作地点在家里。平均每天直播时间大约是五六个小时。直播内容主要是唱歌和聊天。

目前,小旭有30,000多名粉丝,每月收入约10,000英镑左右。她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自从成为主播以来,她的歌唱技巧提高了很多,很多人都喜欢她,这让她感到非常满意。

小旭爱上主播工作的真正原因是,除了“展示自己”,最重要的是“更轻松的工作”和“更快的钱”。

在我们的采访中,大多数网络主持人都持有这个观点。他们视锚为职业,似乎“赚钱容易”也是他们选择这份工作的首要考虑。在解决生活和收入问题的前提下,直播将逐渐成为他们不可分割的习惯。

似乎是一种非常简单易行的谋生方式

在网络主播中,大学生不是少数。面对巨大的就业和竞争压力,锚的工作,不需要艰苦的工作和轻松的收入,无疑将吸引这些经济不友好的年轻人加入。

在对大学生的最新调查中,许多大学生把网络主播视为毕业后的职业类别。

肖旭也是一名大学生。她从大一开始就是网络主播。与小旭的经历相似,她也被介绍给一家节目主持公司。当谈到你为什么是在线主播时,徐的理由很简单:“归根结底,是为了赚钱,没有利润,你不能过早离开。这不是寻找一种存在感或类似的感觉。”

她直播的内容主要是偶尔聊天和唱歌,因为没有其他杰出的才能,她认为唱歌和聊天是“最简单最容易的方式”。徐对“赚钱简单易行”的理解一方面是基于她自己的经验,另一方面是基于她对周围人的观察。

徐有一个做家庭主妇的嫂子,她也在某个平台上做锚。现在她的月收入一般在元左右。“过去,她在工作中经常不得不出差,她的孩子也得不到照顾。在我们家乡,一个月的工资只有300元。我很累,工作非常努力,压力很大。她后来成了一名主播,在业余时间工作。现在,它每天直播5小时,是12小时工作和更多时间照顾家庭收入的几倍。”在徐看来,嫂子能有这样的结果,非常多。

在节目的直播平台上,女性主持人更加集中,而男性主持人相对较少。相反,男性主持人的比例在游戏直播平台上占大多数。

王山(男,化名),1996年的一名大学生,刚刚在一个直播平台上申请了一个直播游戏账号。在填写了一些基本信息后,

王山的直播时间是晚上9点到11点。经过两个月每天晚上的定期直播,王力宏已经积累了1000名粉丝。“当主播也在玩游戏。你可以一边玩一边赚钱。还有一种虚荣心,那种酷酷的游戏技巧被人看到,得到别人的欣赏,还是很开心的。

对王山来说,当主播的第一个想法是“赚钱”。”他说,“当你把直播变成你生活的一部分并得到奖励时,你可以看到你手中的钱。“这样的兼职工作让小王感到轻松舒适。

掌握用户互动技巧掌握钱包

网络主播都明白“与用户互动”非常重要。直播中“互动”的效率将直接影响主持人收到的奖励和礼物的数量,以及对粉丝的吸引力和粉丝是否会观看很长时间。

因此,主持人在掌握互动的节奏和技巧方面有很多经验。

经过近3年的现场直播,小旭非常清楚如何把握现场直播的节奏。她会交织聊天、唱歌、搞笑笑话、寻找共鸣话题等。根据节奏。根据她的话,这是“速度与速度相结合,起伏不定”,这样当粉丝们的注意力仍然相对集中时,他们就能看到她不同的一面。

所以小旭通常看新闻和许多有趣的笑话。她认为这是非常必要的,这让粉丝们觉得“这个主播很有趣”。

更重要的是,主持人应该掌握粉丝的心理。小旭说,“当粉丝送礼物或刚进入工作室时,他们应该发挥一些独特的音效。如果粉丝送礼物,一定要感谢他们。不时地,打电话给演播室里的粉丝,就一个话题与他们互动。这样,粉丝们就可以在现场直播室互动和出现。这些过程应该有节奏,不断转换话题,以引起他们的好奇心和问题。这样,房间里的气氛就会活跃起来。”

然而,每个用户可能已经注意到许多锚账户。尽管这些互动方法可以有效地吸引他们,但主持人仍然面临用户随时离开的风险。许多网络主持人会主动和他们的粉丝聊天。有时他们会私下给粉丝添加微信或QQ,并定期与他们聊天,让他们在直播中“现身”。

除了这些“套路”,小旭还提到了网络主播的其他“互动方法”,比如直播中主播与主播之间的“联播”。“主持人同意玩联赛。他们在游戏中播放QQ视频,同时切换实时视频和QQ语音。他们一致认为,在游戏的十分钟内,无论谁收到最多的礼物都将获胜,失败者将受到惩罚,比如做出各种有趣的手势或表演节目。”

兄弟辛辛苦苦(男),生于91年,也是节目直播平台的主持人。他认为“主播莲麦”非常有趣,尤其是“粉丝刷礼物时非常兴奋”。哥哥辛辛苦苦输了一系列比赛,所以他不得不在粉丝面前“装扮成一个女人的婆婆”,甚至“舔他的脚”。

因此,粉丝们会给他们最喜欢的主持人送花和礼物,以免“失去”他们,并尽力保护他们的主持人。

此外,一些直播平台会定期(每周)向高质量主持人颁奖,衡量标准是主持人每周收到的礼物。一些主持人会“请求粉丝的帮助”(请求礼物)来完成任务。一些主持人会与“老大哥”互动更多(礼物的数量更大),并且生活得更好。

小旭说这些方法“明显是功利的”。尽管她很重视粉丝送的礼物,但她“不太擅长例行公事,不会索要礼物”。

主持人非常清楚“互动”在改善现场直播气氛中的重要性。徐说主持人会在直播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但是她可以用自己的方法把各种各样的人变成粉丝,这让她感到非常满意。不管主持人使用什么样的互动,他们的目标都只是“生存”

从这个角度来看,网络主播的工作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为了得到更多的礼物和奖励,一个人必须掌握各种互动技巧和生存方法。对于许多普通的锚来说,他们是否能控制这些方法将大大扩大锚之间的收入差距。

otaku:像shows这样的直播节目的摇钱树

根据我们将与钛媒体联合发布的《2017网络直播年轻用户深度洞察》研究报告中的数据,向一些人直播的趋势

男性用户占节目类别直播平台的大多数。因此,“宅男”是直播节目的摇钱树。

肖旭和肖旭的粉丝主要是男性,年龄从17岁到35岁不等。至于粉丝的构成,徐的分类非常明确:“第一类是家庭富裕的大学生,他们花一点时间看直播。第二类是办公室工作人员,他们空闲无聊时会去现场直播,顺便送些小礼物。第三类是拥有某些个人资产,而这些人才是主要的消费群体。”

一些给小旭更多礼物的粉丝很慷慨。小旭认为这些人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否则不可能一天给她刷1000元或2000元以上的礼物。有粉丝一天给了她20,000元的礼物。

当被问及这些给主持人的礼物的目的时,小旭说:“很多人都喜欢主持人的性格,喜欢听主持人唱歌,多说话。有时当主人扮演小丑并逗你开心时,你会得到回报。”然而,这可能不是唯一的原因。

每个直播平台都有自己的粉丝“大跑道”和“小跑道”。粉丝们可以“走上跑道”,通过给主持人送礼物而被别人看到。如果礼物的数量超过50元,你可以“走小跑道”,如果数量更高,你可以“走大跑道”。“如果他刷了一份1000元的大礼,直播室里的其他小粉丝会对他表示钦佩,认为他很有地方特色,也很富有。他会感到非常强壮,并有成就感。”

许多粉丝都有如此的虚荣心,以至于当他们送礼物时,他们会有一种生活中通常无法满足的感觉。

直播平台搭建“天桥”的方式恰恰抓住了御宅族粉丝的心理。

对粉丝来说,找到存在的感觉太重要了。

思考直播用户的心理非常有趣,因为心理往往是刺激行为的触发因素。因此,为了理解粉丝们疯狂给主持人送礼的行为,有必要分析他们送礼的动机来自哪里。

我们发现“希望找到一种被人感觉”的心理在促使实时用户送礼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即将发布的《2017网络直播年轻用户深度洞察》数据清楚地显示了两者之间的积极关系。对网络主持人的深入采访进一步说明了这一点。

对于网络主播来说,粉丝们在演播室里有一种存在感是非常重要的。小旭给出了他自己对“存在感”的理解:“例如,当我最喜欢的主持人和我谈话时,我会非常高兴,会给助教一份礼物。这也可以称为虚荣。他们给主持人送去有价值的礼物,事实上,他们希望与主持人互动并得到主持人的名字。然后,他可能会觉得自己比其他观众好。”

虽然工作室里的所有用户都是匿名的,但当主持人与粉丝互动时,粉丝们会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并被别人注意到,这也会让他们感到快乐。这将刺激他们给主人送更多的礼物,从而希望再次获得这种心理体验。

"有些粉丝空虚孤独,在现实生活中可能不会得到更多关注。但是在工作室里,只要你有钱,只要你敢刷礼物,你就是大哥,”徐的评论非常直接。在她看来,只要主持人给予粉丝足够的自尊,并向天堂赞美他们,礼物自然会到来。在刷礼物的过程中,粉丝们也会得到安慰,享受被崇拜和尊重的滋味,也会得到关注和在场。

小惠从大一开始就从事网络主播已经有四五年了,她已经成立了自己的网络主播公司,并在旗下签下了许多主播艺术家。她对存在感有了更透彻的理解。“许多粉丝都是低收入、长相丑陋、社会地位低下的普通人。如果他花50元给主人买一辆跑车,主人会感谢和追求他,他会感到非常自信。”肖辉在训练她的主播时经常强调,“主播必须了解他的粉丝,这是主播的基本素养。”

在直播过程中,主持人和粉丝们实际上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刷礼物”已经成为双方满足他们需求的“中介”渠道。

主播的生存之道“向上推”

主播可能有很多理由直播,但在这些主播看来,大多数都是为了“赚钱”。他们关心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人气上升,被列入直播平台名单和接收名单

作为游戏主持人的新人,王山正在努力积累人气。在这个阶段,“得到更多的关注”会让他开心和满足。虽然游戏直播与节目直播有很大不同,但他非常清楚,他不仅可以自己玩游戏,还可以忽略与粉丝的互动。王山将告诉球迷游戏的全部内容,并对如何使用技巧给出系统的解释。

因此,为粉丝提供“干货”是王山增加人气的砝码。他说他不是一个“有趣的主持人”,但想成为一个“技术主持人”,幽默感也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对于节目主持人小旭来说,“业务量”和“礼物量”是她目前最关心的问题。为此,她必须“努力登上直播平台的头版和头条”,以便有更多的曝光率和更多的粉丝进入。

为了登上头条,小旭说“由他来炒作”。例如,他必须找到许多公开的数字来宣传它,个人主播必须依靠他的粉丝来增加曝光率。当然,主持人也可以跟随一个“行会”,这可以帮助主持人组织一些活动。例如,在直播平台上,公会将在首页为房间热度高、礼物量快速增加、表现突出的主持人提供“推荐位置”,以此来增强列表和关注度。

“公会”可以隶属于公司,也可以由有能力的个人组织。不同公会签署的锚的数量从几十个到几千个甚至更多不等。对于新手锚来说,在开始时加入一个合适的公会有助于早期的提升。

但是,由于公会下有大量的主持人,如果主持人想要获得“脱颖而出”的机会,他们必须想办法不断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让公会看到他们的“价值和潜力”,以获得“推荐的机会”。“平淡无奇”永远不会出现,最终会被军队淹没。从这个角度来看,网络主持人面临的激烈竞争是可以想象的。

所以,做了三年主持人的小旭现在正专注于如何继续提高他的知名度,并获得更多登上头版的机会。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新人”,她必须考虑得越来越长远。

主持人的竞争和努力最终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收入。小旭每月平均收入在1万到2万元之间,但在她看来,她仍然只是一个“小主播”,“广播好的人一周可以赚10万元”。小旭还谈到了一些现象,比如每个主人的房间都有大约两三个“老大哥”粉丝,他们定期给主人刷礼物,刷的礼物最多。

主持人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粉丝的礼物,而少数主持人经营着微型商店或淘宝店。他们在直播中向粉丝植入产品,以指导购买。此外,在一些大型演出型直播平台上,那些人气极高的“大主播”将吸引品牌公司的关注和广告合作,并将在直播中植入这些品牌的广告。

主播在利益链中的角色和贡献

为了鼓励新主播,而不是让新主播的“粉丝数”尴尬,直播平台有一些不成文的规则。例如,一个新的人在向主机帐户注册后会得到一定数量的“粉丝”。不同直播平台提供的基数也不同。至于这些“粉丝”的真实性,没有办法查明。

小旭直言不讳地说,“直播平台可能会在淘宝上花钱买僵尸粉丝。每个平台都不同,标准也不同。我们有时会看到锚的受欢迎程度如此之高,以至于有可能画出来,但不一定是真的。”对于这些事情,在锚圈里,每个人都知道。"一些平台会给锚提供更多的基地,例如,使成千上万人的基地增加两倍."

除了“基数”,一些直播平台还有其他方式来“美化”主播的数量。例如,当主播有了1500人的基础后,每次增加一个真正的粉丝,主播就能“得到”几十个粉丝。这种方法将使主持人的受欢迎程度似乎上升得更快,并吸引更多的游客。

如今,直播平台正在优化锚定能力,希望吸引更多用户。因此,锚的“寻求利益”最终是让平台获得更多利益。

目前,直播平台的收入主要来自主持人,主持人的收入主要来自粉丝的“礼物和奖励”。因此,主播的“收入”将与直播平台分成一定比例。不同的直播平台有不同的共享标准。例如,演出平台上的星空获得更高百分比的佣金,其与单个主持人的分享比例为。然而,观众和独立主持人之间的比率大约是4:6或:7,大多数其他直播平台也围绕这个比率浮动。为了吸引更多的主持人,一些新增加的直播平台已经给主持人更多的份额。

小旭说,虽然她现在所在的星球被分成了太多的部分,但是由于站台上的交通流量很大,她的位置已经在这里三年了,所以她不会轻易改变站台,否则她会失去大量的粉丝,也没有办法被分开。

网络主播公司的主播实行其他收入方式:基本工资制和佣金制。刚进入这个行业的新人主持人通常采用基本工资制度,公司只支付主持人基本工资的很小一部分。

当主人收到越来越多的礼物时,他可以选择“佣金制”。徐描述了她以前所在公司的“版税制度”。主持人收到的“礼物”通过直播平台进行结算。直播平台占40%,网络锚公司占60%。之后,锚公司再给锚60%的股份。”

这样,经过几轮拆分后,主持人获得的“礼物”只获得利益链的一小部分。

经过6个月的现场直播,徐每月收入约3000元。她说她没赚多少钱。因此,许多附属于该公司的主播将慢慢独立或开设自己的工作室,就像主播小惠一样。

当一群群年轻人涌向锚线时,网络锚公司就像一条车间装配线。一波又一波的网络主播进来为公司创造一定的价值,然后在“培训”和成长之后出去。

它们是直播行业运营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在为自己赚取利润的同时,他们也为供应链中的其他角色带来了很多好处。直播行业的四大玩家,即直播平台、主机公司、网络主机和直播用户,在这个链条中“取其所需”。

但是,网络锚点对锚点的工作有相似的定位和理解。他们都用“垃圾桶”这个词来形容锚的工作。“我是粉丝不良情绪的垃圾桶,或者是他们心理上的安慰,粉丝给我礼物也是很自然的。我付出了时间,得到了一定的回报。双方是互利的。”小旭的话打破了主播和粉丝之间的基本关系。

youtube.com

友情链接:
内蒙古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amilyenglish.cn 技术支持:内蒙古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