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太保产险董事长顾越:双寡头还是老三家,财险业最大迷案
  
  来源: www.familyenglish.cn 点击:1535

所谓“双头垄断”或“第三家族”,是指CPIC财产保险是否会一步步落到第二层。财产保险的市场结构由前两大主导,即PICC财产保险和安全财产保险

过去两年财产保险业最大的谜团背后是财产保险巨头争取霸权的感人历史:

-2004年,PICC统治了世界,占总数的近60%,CPIC的第二个孩子安全,CPIC的第三个孩子安全,市场平静。

-2009年,进入“70号文件”利润周期后,PICC放弃规模保护利润,发了大财。平安财产保险公司通过用电出售其奇怪的士兵一举超过了CPIC。接下来的几年里,其市场份额以每年近2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推低了CPIC财产保险。

-2012年,财产保险的烟雾再次升起,发布了“39号文件”。平安暂时避开了它锋利的边缘,太保被蒙住了眼睛。直到2014年,它都遭受了痛苦的后果。前五类保险全面亏损……相比之下,PICC 2014年实现净利润151.2亿元,承保利润72.9亿元。平安财产保险实现净利润88.1亿元,承保利润51.5亿元。

-2015年2月,CPIC财产保险公司更换了领导层。董事长兼总经理顾岳上任后,缩小规模争取利润,重视客户服务,提高整体能力,重新审视了CPIC财产保险公司和中国财产保险公司。

2017年12月27日,当CPIC财产保险保费收入报告1039.94亿时,顾悦接受了《包惠世界》的独家采访,坦诚分析了过去的“错误判断”。同时,指出当前财产保险业正处于一个重大转折点。它将从保单管理转变为客户管理,并重新定义保险服务。同时,分析了财产保险未来的发展态势,如个人客户的崛起、汽车所有权向使用权的转变、空、消费群体的下沉以及为社会治理服务的新机遇。

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CPIC财产保险增长势头良好。自2014年以来,溢价水平徘徊在900亿元人民币以上,也一举突破了1000亿元大关。业内一些人甚至认为CPIC正处于“爆发前夕” 顾岳指出,规模是基础和考虑因素,但它不会被用作核心指标。通过对过程的控制和对服务的追求,自然增长将得以形成。

“我们的下一步是重拾信心和在这个行业的影响力 ”许立对近三年的顾悦说道

我没有看到客户群有任何变化,这是业务逻辑中最大的错误。

财产保险市场的竞争一直很激烈。此外,长期的技术浪潮已经首先影响到市场,最近商业票价的变化是个因素。尽管市场结构总体上是“阶级稳定”的,但不同层级之间的竞争仍然存在不确定性,谁会上升,谁会下降。太保财产保险曾经是“时代的弃儿”

顾悦认为,总结过去,“没有好的管理逻辑”是最重要的一课:

首先,我们没有看到客户群的变化。 从CPIC财产保险的发展轨迹来看,它过去主要经营企业客户。 这与中国过去由法人和政府机构主导的消费结构密切相关,即所谓的“部门经济”。航空空航空高端客户和知名企业基本上被PICC和CPIC瓜分。

“当时,我们为自己感到骄傲,但事实上,我们被蒙住了眼睛,没有看到2000年后消费结构的巨大变化,也就是个人消费者 这是我们业务逻辑中最大的错误,导致战略滞后,包括电力销售、净销售等。 “

其次,溢价的大小对应于控制和承担风险的能力 企业客户和个人客户所涉及的风险完全不同,财产保险管理和人寿保险管理的侧重点也不同。衡量一家财产保险公司的关键是看其控制和转移风险的能力。

“过去,我们没有很好地控制风险,导致2014年综合成本率较高,这限制了我们的风险承受能力,进一步影响了我们的发展。损失只是一种症状 “

第三,国内外市场的变化导致了风险结构的变化 随着国民经济转型、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保险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最初的市场是一个单一的风险结构,现在是一个多样化的风险。 这给企业带来了许多挑战,包括产品研发、市场研究、风险管理以及一系列必须进行的调整。

“必须有一种内在的动力来从先行者变成落伍者。然而,如果刺激被简单地转化为管理行为,很容易在管理中犯下重大错误,损害甚至更难弥补。 此外,几年前醒来比几年后醒来要便宜。一个暂时的高低水平已经形成。再看一遍是没用的。数字上的差异并不代表能力上的差异。我们目前基础设施的差距已经很小了。 顾岳自称为“乐观主义者”,他认为只有正视过去的“错误判断”,才能有更深刻、更清晰的理解。

业务运营的本质是客户服务,而不是收入规模;服务是保险产品的核心属性,而不是附加值,服务需要产品化”“规模越大越好,最有效就是最好” 在很大程度上,他们甚至可能失去他们的业务方向,不更多地关注他们的客户,对他们反应迟钝。 自顾悦上任以来,CPIC财险近年来一直专注于客户服务。

2017年10月,CPIC财险推出“太好了,付不起”服务品牌,并推出首个客户节。这些行动的背后是他对企业管理本质的理解和把握。 此外,他认为“当前的环境给这个行业制造了一些假象”:

首先,互联网最佳可得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带来的变化当然是真实的。然而,从经营者的角度来看,不可忽视的是,无论技术是什么,它都是一个操作过程,而不是操作的结果。至多,它是一种生产手段。如果过分注重过程,盲目追随技术的魅力和包装,企业经营的本质就会被忽视。业务运营的本质是为客户提供能够反映企业特点的产品和服务。

第二,过分关注规模会导致企业走向死胡同。 就像柯达的破产一样,它的规模可以相当于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不是因为它不够大,而是因为它忽视了客户及其需求的变化,被客户抛弃了。 收入规模是企业的基础,而不是企业的本质。企业的存在不是为了规模,而是为了客户。

第三,目前保险业的竞争是经营企业还是打印保单?以规模为经营核心,大多数公司在这一过程中没有特色,这必然导致同质竞争,这是前端销售的同质竞争,而不是后端服务标准化的有价值的同质竞争 保险业是否有发展空间空通过投入成本获得业务增长?

此外,从保险回归原点的角度来看,顾岳认为,保险产品的性质要求服务不断改进。 保险产品在购买时不能反映产品的基本属性。它们的属性只能反映在整个服务周期中。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情况下,很容易简化和分割服务,并将服务视为附加值。

"保险公司习惯于将服务和产品分开 然而,事实上,这项服务并不是给顾客的特殊“礼物”。顾客最初在这项服务上花钱。 “

同时,面对来自互联网行业的强大攻击,”与英美烟草巨头和互联网公司相比,保险公司的唯一优势是它们拥有强大的离线服务网络资源。从竞争晋升的角度来看,他们也需要提升自己的服务。

对于CPIC财险目前正在开发的“最低保险、极智能技术、极热体验”的服务模式,顾悦也指出,“这是基于上述管理逻辑的配套解决方案。我们如何使用最佳技术,让客户以最简单的方式获得最佳体验?我们做得还不够。关键是许多服务尚未成为产品。公司在这项服务上投入了大量的资源,但是他们都在中间消耗掉了,而客户却没有感觉到。 “

技术变革应该受到重视,但不要迷恋于追求使事物变得有活力和接受社会资源赋权的原则。

没有系统的逻辑来理清运作,加上对市场形势的错误判断,这正是CPIC财险在过去几年落后后的清晰认识。 然而,面对更加不确定的未来,顾岳判断,未来财产保险的机会将会有相对较大的变化:

-客户消费行为的深刻变化 主要趋势是个人客户的增加和对个人非汽车业务需求的激增,如个人事故保险、健康保险和航班延误保险。 这项业务市场非常广阔,发展非常迅速。这是决定未来市场格局的关键。

-汽车保险业务结构的变化 随着新能源汽车、共享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的出现,消费者将从购买汽车转向使用汽车。 目前,汽车保险产品是基于消费者对汽车的所有权而设计的,而基于汽车使用权而设计的产品仍然有很大的想象力空;

-消费群体沉入四五线城市 目前,财产保险市场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城市,特别是发达地区。 根据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现代化强国的目标,未来发展的关键在于农村,农村将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各类保险的需求将远远超过目前的8000亿车险规模。

-社会治理领域的新要求 过去,主要是企业和个人利用商业保险来管理自己的风险,在国家和社会层面几乎没有风险保护系统。 未来,商业保险将在社会治理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非汽车企业将有更多的机会。 包括“一带一路”带来的市场机遇。随着风险的变化,市场机会将被发掘。同时,保险业将在社会治理中发挥作用,最终服务于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

"包括技术变革,我们应该高度重视它,不要太迷恋它。我们应该将技术转化为工具,并最终服务于业务运营的结果。 CPIC财产保险公司多年来也有相应的准备金。如果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我们在未来仍然会有很大的主动性。 “

从以客户服务为重点的明确方案,CPIC财险的转型也从前端客户层面的1.0提升到内部整体质量提升阶段的2.0。如何建立这种能力?

“CPIC有着坚实的基础,其人才、技术和管理经验在财产保险业中名列前茅。 与此同时,我们利用社会资源的赋权来提高自己。毕竟,有专门的技能和与英美烟草的全面合作等。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在基础设施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并花费了大量精力来弥补短缺。这种短期溢价并不明显,但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我们强劲的发展趋势和新的影响。 “顾岳说他对未来非常乐观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明。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内蒙古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amilyenglish.cn 技术支持:内蒙古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