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近海水产养殖为何像赌博
  
  来源: www.familyenglish.cn 点击:1613

9号台风“拉马森”的威力令人震惊:7月18日“拉马森”登陆海南省文昌市时,其中心最大风力为17级,是1973年以来华南登陆的最强台风,也是1949年以来广东和广西登陆的最强台风。

"rammasun "经过一个近海水产养殖业遭到破坏的地方。最近在中国大型牡蛎的故乡广西钦州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除了看到破坏造成的破坏之外,还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困惑:面对如此大的台风,为什么渔民们不顾政府部门的事先警告,仍然在海上冒险?为什么许多渔民在知道高风险的情况下,把所有的钱都扔了,甚至借高利贷来投资水产养殖?为什么这样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没有相应的保险保障机制,以致台风过后,数千万农民丧生!

船是我们的生命

很难想象在十级以上的台风中,有些人会选择在大风大浪中呆在海里,而不是上岸躲避危险。

7月19日9: 00,钦州市钦南消防大队新兴中队接到报告,沙井港钦江大桥附近有三名渔民遇险急需救助。当时,台风达到12级,形势非常危急。

新兴中队副教导员龙建之冒着随时被炸进水中的危险,带领6名消防队员来到事故现场。在席卷我的暴风雨中,我看到一艘小渔船在河中剧烈摇晃,大约60米宽,很难着陆。

李先生,33岁,是被困在船上的三个人之一,也是渔船的主人。甚至在台风到来之前,尖山镇政府官员就多次敦促他上岸以求安全。然而,他仍然很担心,登陆后带着两名工人回到船上,希望在台风到来时能处理一些紧急情况。

然而,40年来从未发生过的台风强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两个重量超过30公斤的铁锚被风拉直了!"锚抛锚后,船在浩瀚的海洋中变成了一艘扁平的船。李先生和他的船员加快速度,迎着风向岸边走去。幸运的是,台风没有把渔船拖到海里,而是把它吹到了离沙井港两公里的秦江口附近。然而,由于大风大浪,船很难靠岸,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被吹走。

消防员到达后,经过半个小时的营救,李先生的渔船被消防绳保护,他和两名工人后来被营救上岸。

回顾这段经历,已经在海上漂泊了10多年的李先生也很担心,但他说那时候冒险是一种本能。"对我们的渔民来说,船是我们的生命!"

李先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这艘价值超过10万元的船没有任何保险。台风期间,船的顶部被掀了起来。李先生最近正在和工人们一起修理它。除了渔船受损外,他家养的几只牡蛎筏也被台风损坏,造成近一百万元的经济损失。

“我们损失了一点。很多从龙门港借钱的人都破产了。”李先生的妻子黄女士说,事件发生后,她觉得钱不重要,现在她非常开明。

除了保护赖以生存的生产工具之外,一些农民告诉记者,台风来袭时,他们冒着驻扎在海里的风险,因为他们担心台风吹倒牡蛎后会发生纠纷或被盗。在灾难发生后的自助时期,渔民们不时报告说,他们最后的牡蛎排骨被盗,损失了数十万元。

农业就像赌博。

在李先生家人的带领下,《中国青年报》的一名记者来到了钦州市受灾最严重的龙门口岸。7月24日,从72号京港码头开始,海面上到处都是牡蛎和鱼排,现在它们被风吹散了,到处都是碎木头、泡沫和死鱼。

当他看到龙门港镇北村65岁的村民梁邦云时,他正驾驶一艘小木船在海上收集泡沫来修复受损的牡蛎排骨。烈日下的紧张工作使他嗓子沙哑,难以说话。

1996年台风过后,梁邦云一家人一无所有,他开始到处工作,直到晚上10点

钦州海华牡蛎产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是龙门港口镇的龙头企业。该公司带动200多名农民以合作社的形式养殖大型牡蛎,养殖面积近1000亩。

7月24日下午,当《中国青年报》的一名记者来到位于龙门港口镇中心的钦州海化牡蛎产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时,总经理郑宏明正在外面指导渔民灾后自救,只留下妻子梁女士在家照看企业。

梁女士说,近90%的牡蛎养殖场被台风破坏,初步估计整个公司的损失超过1300万元。他们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欠银行太多贷款。以前,他们已经用房地产作为抵押,然后他们不知道如果他们想翻身该怎么办。

"我们也会考虑风险,但是农业就像赌博一样."梁女士坦率地说,自1996年大台风以来,毛伟海海域已经有十多年的良好天气。人们变得更加大胆,投入更多。此外,水产养殖业的利润非常可观。没有自然灾害,他们肯定会赚钱。这场意外的风灾导致该公司“多年来失去了所有积蓄,这已经落后了20年。”

事实上,当地牡蛎养殖领导者郑宏明在牡蛎养殖业务进入快车道后,很快意识到转型升级的紧迫性,因为牡蛎养殖成本太高,每块牡蛎牛排超过10万元,养殖周期超过2年。市场正在迅速变化,加上台风等不可控制的外部因素,如果你不小心,这些因素会毁掉一切。2003年,他发起成立海华牡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并开创了建立专业合作社、开发加工一条龙的商业模式,最大限度地增加大浩的附加值。

但是今年的“拉马松”来得太难了,郑宏明的加工厂也在台风中被毁。工厂屋顶被风掀翻后,大雨也损坏了加工牡蛎干和虾干的机器。

"恢复生产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梁女士说,风灾一定会改变企业的发展模式,进一步向加工方向发展,减少养殖投资。

风险只能“承认”?

据统计,台风拉马森给钦州市钦南区渔业造成了高达13.68亿元的损失。目前,农民被银行贷款、饲料、劳动力等费用造成的巨额债务所压垮,难以进行有效的回收再生产。面对巨大的损失,因为没有渔业保险,农民只能冒“准入”的风险。

秦南区水产畜牧兽医局副局长陈庆勇认为,台风对近海水产养殖业的毁灭性影响不是因为政府预警不及时或渔民准备不足,而是因为台风来得太大,无法抵御。前几年有8 ~ 10次台风,但影响不大,但这次是15级以上的台风

陈庆勇说,目前农业保险的覆盖面非常有限。除母猪和生猪外,水产养殖业没有相应的保险。尽管中央一号文件多年来对政策性农业保险的发展提出了明确要求,并在2013年2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讨论通过了《关于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完善渔业保险支持政策,积极开展海水养殖保险”。然而,上面有政策,下面如何实施仍然是一个问题。

”目前,全国水产养殖保险基本空白。渔民确实需要进行水产养殖保险,但商业保险公司一直害怕这样做。”陈庆勇说,水产养殖业是一个高投资、高回报、高风险的行业。一方面,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保险大多不愿参与,一些已经开展水产养殖保险的保险公司也选择退出市场,以规避风险。另一方面,由于商业保险的保险费率太高,很少有水产养殖农户愿意支付保险。灾难过后,渔民往往只能寻找

钦州水产技术推广站负责人黄维德表示,除了在台风过后想方设法恢复生产之外,另一项紧迫的任务是促进水产养殖业的转型升级,增强行业的整体抗灾能力。他说,鉴于鱼类和牡蛎筏密度过大和水产养殖布局不合理的原有情况,钦州市政府今年年初制定了全国第一个海洋水产养殖计划,按照科学的规则划定了水产养殖区域,并升级了海洋水产养殖设施,以提高产量和效率,同时提高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

“例如,我们以前测试过防风和防浪笼。在这场台风中,他们的损失相对可以接受。”黄维德说,如果不是因为以前的养殖区过于密集,导致台风期间来自其他养殖区的大量牡蛎筏被吹进来,造成了冲击破坏,损失本来是可以减少的。“虽然自然灾害无法避免,但我认为近海水产养殖业并没有走投无路。只要设施得到适当的规划和升级,人们仍然能够取胜。”黄维德说。

友情链接:
内蒙古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familyenglish.cn 技术支持:内蒙古新闻网 | 网站地图